每次有人問我:「你是哪裡人?」我總是不假思索的回答:「我是台中人。」

搬到苗栗是1999年春節,轉眼間就要邁入第十年。每年大年初一,我們幾乎都在台中過,和父母的老朋友敘舊,對我而言,地緣關係才是真正的情愫。
爸媽拜訪老朋友的同時,我帶著弟妹逛一中街,人潮擁擠,年輕人三五成群,竟然碰巧還遇見了大學同學魯魯米。

一中街擁擠的畫面讓我想到新聞裡大陸廣州車站萬頭鑽動的人潮,或是跨年晚會的現場;難以呼吸的擠在人潮中,為的只是買一片雞排(不負責評論:神經病!),所以沒多久我便決定離開,走到火車站。

沿著中正公園,慢慢接到以前台汽客運的所在地,再來台中市場,然後進入綠川西街公車總站......。我邊走邊想,做了無限的假設,如果當年沒搬家?如果我國高中在台中求學?現在會是什麼畫面?會更好嗎?會更好吧!

我把我想的東西說出來問弟妹,妹妹馬上跳出的問題是:「那我們還會去當交換學生嗎?」

「當然會呀!」我竟然回答的理直氣壯,「那跟搬家應該沒關係吧?」我才發現我幻想裡,那個在台中成長的我發展得太美好了,現在卻理智的似乎要告訴妹妹千古不變「事在人為」的道理......。

我們走進第一廣場,我那個背了將近五年,肩帶斷了還捨不得買新的書包就在這兒買的。但現在的第一廣場已不如從前,當年有間新學友書店隱身在地下室,現在倒了不說,連裡頭賣皮件、背包的店家也少了許多,最可怕的是,這裡變成外勞聚會場所,外頭的舞台卡拉OK機開得格外大聲,他們正群聚一起過新年。別說我有總族歧視,或是自以為台灣人比外勞高貴所以感到「可怕」;我可怕的是,台灣這樣外勞群聚的地方
已經越來越多(中壢火車站前亦同),偏偏台灣自己的失業人口這麼多,外籍勞工確也比以往多,你想這樣的社會演變下去,不可怕嗎?!

爸媽和朋友聚會後,來接我們共度晚餐,車子沿途經過兒時最常去的台中公園、咕咕墜地的仁愛醫院、人生第一次進電影院看電影的「日新大戲院」(我仍記得當年看得是《一家之鼠》)......。

那些朦朦朧朧的回憶,很片段很模糊的閃過眼前,但想起來總是這麼窩心。

我永遠不會改變我的回答方式--我是台中人。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10%
  • Happy Lunar New Year!
    因為社會演變加上台灣人不願意從事
    低階程、勞力高、薪水低的工作,
    所以這些工作自然由鄰近發展中國家
    的人民(我習慣說他們是外籍移工)來取代。這是我的看法啦!
  • Hey man! Thanks for your postcard!

    我最初也是這麼想的
    不過再往M型社會更底層的人瞧瞧
    也許他們會願意從事這樣的工作
    但是只是不知其門路而已

    前鎮子新聞播出創世基金會的<街友尾牙>
    幾個街友滿懷感恩的說創世協助他們找到某處清潔工的工作
    類似這樣的工作機會
    會不會慢慢被"外籍移工"佔去
    而街友只能繼續流浪?!

    sincerexie 於 2008/02/13 22:1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