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電影裡,威農姨丈遞給哈利波特一個幾乎貼滿郵票的信封,那是榮恩的媽要通知哈利波特魁地奇的事,不過因為衛斯理夫人不了解咱們麻瓜文化,才鬧了個「怕郵資貼不足」的笑話。有趣的是,這樣一個貼滿郵票的郵件,我也收過一個。

在美國當交換學生時,住在肯塔基一個極其鄉下的鄉下,當地的郵局是間矮小的平房,美國郵政藍色"USPS"招牌是用木板做的,掛在平房的窗子上。當時因為懷念中文,便不時寫信寄回台灣,對於郵票的方寸之美情有獨鍾的我,常喜歡刻意跑一趟郵局寄信。
在美國寄信是很方便的,每個人家院子裡的信箱就是郵筒,郵筒上有個紅色旗子,只要把要寄的信貼足郵資,放入信箱內,再把那面紅旗子升起,當郵差送信來時,便會一併取走你要寄的信,所以大部分的人都會買一捲郵票(美國郵票做成貼紙,台灣的「郵票小冊」在美國會做成像捲筒面紙狀),放在家中方便使用。

也因為我刻意沒使用這個方便的服務,有了常跑郵局去買不同郵票寄信之故,郵差伯母便把我記起來了,還總會把局內的過期郵簡送我。接待媽媽Felicia也總不介意偶爾在放學載我回家時,刻意為我停一下郵局寄信。

國際包裹分海運和航空兩種,依重量價格可以差個兩三倍,但送達所耗費的時間相對有兩三倍的落差,為了省錢以及搭機回國時的行囊可以輕些,在距離交換學年歸國前兩個月倒數日,我便開始打包,把少用的東西先寄回台灣。

包裹裝好後, Felicia幫我拿去寄送。為了避免英文地址不好辨認,我先用中文寫好地址貼在包裹上,接待媽媽在寄送單上再用英文寫地址。兩個月後回到離別一年的台灣、睽違一年的家,我早已忘記那個海運包裹的事了,倒是看見房間裡擺著一個貼滿郵票的紙箱,我好奇的問媽媽那是什麼玩意兒?媽媽反倒不解的問我:「那不是你為了集郵刻意做的嗎?」

我看著快遞單上Felicia的字跡,美金95元的郵資化作百餘張各種面額的郵票,霎時想起兩個月前,那包裹是我託接待媽媽幫我郵寄的……。那貼滿郵票的包裹也不知是郵差伯母還是Felicia為我做的,但這個「哈利波特的包裹」貼滿來自遠方的關愛與貼心。

>>>>2008/2/20 中國時報 浮世繪版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