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聲瓦舍《第十九屆新春賀歲聯歡晚會》在高鐵首日營運的晚上在台北新舞台首演。看著高鐵營運的消息,國際媒體給予諸多好評,更令我充滿好奇,儘可能想找時間在半價期間搭乘體驗。(對於高鐵安全疑慮,我覺得是可信任的,畢竟這座高鐵是國際合作下的產物。而試營運期間應更加安全:撇開售票問題不看,政府若讓高鐵剛開始就讓安全令人顧慮,不僅自毀招牌,更將使已失民心的政府更糟唾棄。)

回到主題。《第十九屆新春賀歲聯歡晚會》之前並無十八屆的演出,只是因相聲瓦舍將邁入第二十年而產生的名字吧。

我很喜歡相聲這項藝術,不過近年來,相聲瓦舍製作的節目讓我覺得「藝術性」品質不穩定,有時就連相聲裡使人發笑的『包袱』很難發覺,不然就是老包袱抖不停,不夠創意。

這場演出,我較喜歡的部份是有一段把考試比擬作戰爭,這段把考試諷刺的頗有味道,更把台灣考試領導教育的風氣描寫具體化。(與原演出用詞有出入,純憑記憶之敘述,僅紀錄重要部分)

黃:「國小畢業時,我得了市長獎,這代表在國小成績這場戰役裡我獲得全面性的勝利,獎品--英漢字典一本;國中畢業時,我得了家長會長獎,這代表在國中成績這場戰役裡我有一半夭折了,獎品--英漢字典一本;高中畢業時,我獲得全勤獎。」
宋:『在高中成績這場戰役裡你全軍覆沒了?』
黃:「不過,獎品仍是英漢字典一本。」
宋:『獎品都是英漢字典一本?』
黃:「我每次拿到獎品的心情都不一樣,第一個查閱的字也不同。國小畢業時,我第一個查的字是P-L-A-Y-M-A-T-E。」
宋:『Playmate!玩伴。』
黃:「國中畢業時,我第一個查的字是R-O-O-M-M-A-T-E。」
宋:『Roommate!室友。』
黃:「高中畢業時,我第一個查的字是S-E-X-M-A-T-E。」
宋:『Sexmate!性伴侶,或稱砲友。......喂!』

相聲瓦舍已樹立起很好的品牌與形象,讓戲迷想到相聲便想到他們。然而,真要說內容藝術性與戲劇的精緻程度,我覺得表演工作坊的相聲系列更具代表性,更讓人喜歡。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