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I am glad that you have shot this footage and that the world will see it. It is the only way we have a chance that people might intervene.
Jack:Yeah and if no one intervenes, is it still a good thing to show?
Paul:How can they not intervene when they witness such atrocities?
Jack:I think if people see this footage they'll say, "oh my God that's horrible," and then go on eating their dinners.
飯店經理:我很感謝你把這裡的災難影片讓全世界都看到,這是唯一的辦法讓世界各地的人來協助我們。 
記者:但如果沒人願意來協助你們,這段影片還值得播出嗎? 
飯店經理:他們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這樣的殘暴惡行發生而不伸出援手?
記者:我覺得當觀眾看到這段影片,他們會說:「天呀!這真是太恐怖了!」然後繼續咀嚼他們的晚餐。


這部電影是在這學期修的「二十世紀史」課上看的,這是最近我看到最牽動淚腺的電影了。

盧安達飯店》描寫盧安達胡圖人與圖西人的內戰,有點像希特勒屠殺猶太人一般,只為了剷除異己。而這家飯店因為內戰,成了臨時收容所,甚至成了災民的避風港。飯店經理運用智慧與人脈保住許多人的生命。

所有戰爭都是可怕的,尤其是這種自相殘殺。之前扁政府搞的本省人、外省人令我厭惡的就是這樣。

而當人類面臨這樣的大災難時,人性顯露的更是明顯。電影裡有不少對話諷刺著(我們)這些生活在安逸處的人,那些因為宗教、種族、政治而內亂不斷的國家,有許多無辜的人正在受苦受難。而飯店經理保羅在電影裡扮演的就是一個散發人性光輝的代表,從原本很認清現實的只願意照顧自己的家人,進而因歷歷在目的現況,再加上紅十字會想幫忙卻受阻、聯合國不願意提供協助的情況下,他利用僅存的安全地帶--他的飯店照護災民,再利用人脈向國際求援,因此聯合國才再度提供協助,紅十字會才得以提供更多協助。

裡頭讓我難過與感動的地方,是當聯合國要撤兵時,同時撤離所有西方國家的人(包含記者),部分離去的西方人淚流滿面的說:「我真為我的離去與無能為力感到羞恥!」、飯店經理保羅在教導所有災民向其他國家的朋友求援時說:「請大家打電話給妳在其他國家的朋友,用很真摯的語調向他們道再見,讓他們感受到不能提供給我們協助是件羞恥的事!」以及保羅拿到了出境許可,但為了留下來照顧這些災民而決定先讓家人離去,而自己仍待在災區協助......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