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是兄弟嗎?
我們是兄弟耶!


最初在電影雜誌看到《九降風》的海報,海報裡的九位學生竟然穿著竹東高中的制服,這對在新竹讀三年書的我而言,很具吸引力。
後來,在網路上看到《九降風》游泳一幕,在新竹高中游泳池拍的,就更加吸引我了。

這部電影讓我回憶起一些高中生活,但又不是那麼深刻感動,因為影片中七個死黨過得並不是我的style高中生活,抽菸、喝酒、打撞球、無照騎車、飯島愛、職棒......,我實在摸不著邊;不過影片的背景在新竹,游泳池、城隍廟、東門城、火車站,就連新竹市立棒球場我也進去看過一次球賽,靠著這些場景,而產生了一些感覺。

而真正最打動我的一幕,是博助偷了機車,但學弟阿昇借去騎時被警察抓走了,阿昇在警察局裡扛下了責任;和博助同班的李曜行認為他應該去警察局自首,不該讓阿昇替他被退學,但博助一方面不敢承擔偷機車的責任,一方面認為機車是被阿昇騎出去才被警察逮到的,而不願意自首。

阿昇隨即被退學,李曜行不僅把憤怒發在課堂上,更拿著球棒衝進班上想要痛毆博助。在校園內,像幫派追殺一樣,李曜行拿著球棒追著博助,直到他走頭無路。博助無路可逃,大聲的痛哭的嚷著:「李曜行,你到底要怎樣?我們不是兄弟嗎?我們是兄弟耶!......我就是怕呀,我孬呀,我不敢承擔嘛.....」(這只是憑印象的大致內容)李曜行拿著球棒,把廁所門打碎發洩......原本機車偷來時,大家一起騎乘無憂無慮,但面對問題時卻一定得有人出來面對、負責,就好像青春的美好頓時成了幻影,就如同廁所裡的那扇門頓時打得粉碎。

另外一個爭執點,在小湯騎車在阿彥時出了車禍,阿彥直說不用送醫,因為無照駕駛怕麻煩,但卻因此讓阿彥賠上性命。出車禍有一半原因是阿彥要求小湯在路中轉彎,而無照駕駛的整群人大概也小有責任,林敬超認為小湯該負最多得責任卻為自己找理由,這些誰對誰錯的問題真是很羅生門,但友誼也因此遭撕毀。

《九降風》的海報上短短一行字:「那一年,我們都在青春裡掙扎......」,就道出了影片的高中生所有遇上的矛盾,誰為誰早想、誰為誰頂罪、誰為誰受害......,不夠入世的我們青春年少,直到必須扛責任時才發現該成長了,我想,這是電影所要表達的其中一個概念吧?!

下面分享一個以前的相簿,電影裡唯一在竹中的一個橋段,就當是我拿來炫耀好了XD......

私房相簿:竹中游泳池

(右圖為《九降風》工作照)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