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是個很會製造恐懼的國家。

麥克‧克萊頓在《恐懼之邦》裡就提出了像溫室效應就是媒體、政客聯手為人民製造的恐懼。不過我們早也習慣活在恐懼之中,尤其天天愛看新聞的人,最沒安全感了......。

台灣偶爾會有個一兩次天災或人為迫害的演習,之前在肯塔基的高中一學期多達三到五次,目前在PSU已經遇過一次了,不過大概大家都知道只不過是「演習」嘛!反正警鈴突然大作,同學三五成群走出教室,有說有笑,一但真正事故發生還不是得靠當下腎上腺素;美國還不像台灣高樓林立,需要學會怎麼使用逃生梯,幾乎全部都是一樓平房,所有的逃生出口就是你每天進出的地方,演習不過是另一種製造恐懼的辦法吧。

不過,要是真的發生了呢?!

昨晚,我十一點就上床了,今早八點有堂考試,得精神飽滿才行。室友依舊每天日夜顛倒(因為他每天只有下午一點到三點的語言學校課程),像是預備進入資工系生活一樣(最近才知道,原來我們是學同一個領域的)半夜一點,火警警報器大作,我差點沒從床上跳起來,主要原因是警報器的音量大到隔個幾面牆都還聽得一清二楚,而且警報器一個房間一個,那種刺耳的音量不只擾人清夢,連周公都魂飛魄散了。

我搞清楚狀況後,先問室友「這是演習嗎?」他聳聳肩表示不知道,這時樓長一間間的大力敲門,我趕緊把衣褲外套穿好,跟著大夥出去逃難。我和奈及利亞的同學打了招呼,順便發發牢騷"I was sleeping."不料他回我:"That's interesting...I was studying."印度人來了!金磚四國崛起不是沒有原因的......。

大家通通被趕到宿舍對面,警報器還沒停,震耳欲聾的聲響肯定把附近的鄰居也吵醒了。我環顧四周,發現這一棟宿舍住的人還真少,我想到要是中原力行宿舍警報器大響,那整條新中北路大概都滿了。少部分的人衣衫不整,看起來就是被吵醒的樣子,甚至有女生乾脆裹著棉被出來,和一旁幾個打赤膊的男生形成對比;不過大部分人都還沒睡的樣子,早睡的人幾乎都發出同樣的抱怨:我早上有課耶!(這就是大學生......)

不久,警長走進宿舍檢查,關掉了警報器開關。真不敢想像耶,就這麼一位警察來而已,難道他們早料到警報器大作是學生的惡作劇?

原因究竟是不是惡作劇終究無解,吹了十幾分鐘的冷風終於可以回寢室,我的周公還沒歸位,乾脆再把考試的東西看一看,結果直到三點才能入睡。

現在想想,我實在覺得一絲詭異,我從聽到警鈴到開始逃生(或說開始走出寢室),壓根的兒一點都不緊張,好像我早就把它定位成一次演習。

但若是真的發生火警了呢?

看來我們對於恐懼其實都抱持懷疑,就好像美國說怕溫室效應,但卻不做環保且是世界上最浪費的國家一樣。也許再多的演習也敵不過真的看到火的那一剎那產生的求生意志,但....我們總不可以看到陸地被水淹掉一半了才開始愛地球吧?!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MJ
  • 美國這種過於頻繁的演習,我一直認為和"狼來了"沒有什麼兩樣= =
    這樣實在不知道要怎麼分辨識真的出事還是假的出事......
  • 是呀
    今天一堂演說課上,一組美國同學報告「住校與住外面的差別」
    推薦住外面的人就說:離fire alarm away,就是優點之一.....

    sincerexie 於 2008/09/30 12:3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