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012193.jpeg
▲這位不知名的好心人士在芝加哥的某所高中當棒球教練,他說芝加哥南端較貧困,也是黑人較多的地方,而芝加哥大學則又是異於週遭的一塊區域。

今年美國最轟動的人物,莫過於首位黑人總統-歐巴馬;而我所交換的匹茲堡州立大學鄰近的國際知名大城市,是位在伊利諾州的芝加哥,正是與歐巴馬最有淵源的地方,為期九天的春假,便決定前進芝加哥。

想要玩得省錢又精緻,就得上網做足功課;但匹茲堡與中原不太相同的是,春假前便是期中考,雖然春假可以玩得毫無負擔,但就是沒有足夠的時間做旅行規劃,在有些倉促的計劃之下,我們五人訂下相對低價的火車票以及交通還算便利的旅館,打聽了前人旅遊的經歷,隨性的出發了。

搭了十小時的火車,抵達芝加哥的時間已是晚上,向旅館索取了旅遊手冊才開始規劃隔天的行程。在地圖上勾勒出幾塊區域,分區分日期玩、幾天走路幾天搭捷運、看NBA球賽、聽百老匯音樂劇......臨時訂出行程便滿足的上床休息。

芝加哥城市區域不大,不少地方可以步行逛完,但白天與黑夜卻有著不同的故事。我們緩步徐行的欣賞建築,相機快門不停的按,不知不覺便走遠,時間沒估算好,折返的路途便已是晚上。觀光客最忌諱就是走在路上看起來像是「觀光客」,拿著地圖找路正是最好像徵,話說也正是「壞人」最喜歡下手的目標,尤其在光線不好的晚上。還好我們五人成群,可以稍微安心些,但偏偏第一天就在異地,迷路在這被大建築物淹沒的城市裡。

路上一位黑人好心的問我們需要協助嗎,我倒也沒想這麼多便脫口問路,沒想到,他隨意的指了個方向便向我要錢,衣裝完好的他在我拒絕給錢後便開始乞討,我們把手上的一塊比薩遞給他便迅速離開,還是找個光線較足的地方看地圖較好;這時另一位黑人又熱心的靠近,我們趕緊道謝離開,他卻開始陰魂不散的跟隨在我們後頭,還刻意的在空蕩的大街上唱歌,讓芝加哥夜裡充滿詭譎。最後雖是安全抵達旅館,但不得不讓我們對黑人感到印象不佳……。

另一天的行程是要拜訪歐巴馬曾任教的芝加哥大學,地點在比較市郊的區域,沒有捷運只有公車,根據司機的指示大約得往南搭半小時。公車上的座位已被坐滿,我們散落前後的倚著欄杆,隨著公車向南駛,人越來越多,上車的都是黑人,到最後十五分鐘,我們成了車上唯五的異類。嘻哈的語調在耳邊此起彼落,女生想起那晚的情景便開始神經質起來,偏偏下了車後竟不是芝加哥大學的校園,而是有些偏僻的大馬路旁。

我看紅燈停車的行列裡,有一位白人,這時也與我們像異類一般,便前去攔車問路,他陽光般的笑著,熱情的說:「還有一段路,我載你們去吧!」我們火速地坐上車,竟開了快十分鐘才到大學,他簡單的為我們導覽指引方向,還來不及問上聯絡方式以致謝,僅幫他拍了張照片便匆匆道別,但內心的感動至今仍迴盪在我們心中……。

>>>>2009/6/23 中原大學校刊《天地中原》326期 第三版

※學校網站版:http://enews.cycu.edu.tw/Paper1/Paper.srv?cmd=detailPaper&sn=4223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