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因故前往台北,我習慣性的大包小包「袋」著走:左手提著礦泉水,隨時補充水分又可節省飲料開支;側背著書包,雜物、皮夾、手機、以及必備的課外書隨時待命;身後掛著背包,攜著薄外套,在天氣不定時做後勤備用。這身打扮在浩大的台北火車站裡仍是顯眼,不一會兒就來了位與我年紀不相上下的女生,大概是身上的裝備太齊全,她一開口就問「喂!你離家出走嗎?」看她一本正經的詢問,我勉強憋住笑意的回答「當然不是啦!」接著她便從包包中摸出一張卡紙向我推銷:「我從宜蘭離家,我們有緣才能在這裡相遇,其實只是要向你推銷一張義賣貴賓卡,這張VIP可以到很多地方消費享有折扣,一張只要300元,全數捐給╳╳基金會。」然後列了一串消費享折扣的據點給我聽,其實這都毫不具吸引力,因為她說了一個未曾耳聞的基金會實在無法說服,我們的緣份便劃下句點「謝謝!不用了!」。

台北的任務完成後,在準備搭車回新竹的路上,碰到了一個全身污濁的先生「小弟!可以幫助我50元嗎?我要回桃園。」看他臉上拜託之意,為了自身安全,我帶他到人多的便利商店前,才掏出50元交給他。「謝謝唷!」他便轉身背對火車站走了。常跑台北的我,對於那個方向的記憶並沒有任何可以南下的大眾交通工具,便追上前「先生!你要去桃園,我帶你去坐車,那邊沒有南下的車子。」不料他對著我的熱心澆了冷水「算了!我50元還你。」我尷尬的處在原地,也不知哪裡出了問題。

一個半小時後回到新竹。走在琳瑯滿目的商店街上,望見了最討厭的商人臉上為利而浮出的笑容,那樣的虛偽、那樣的不實,直到有人緊抓著我的書包不放才回過神。一個媽媽推著坐在輪椅上殘障的兒子,就是他抓著我的書包不放。「不要拉我的書包好嗎?」我不舒服的抗議著。『先生,我兒子既殘障又啞巴,拜託您發揮愛心跟我們買一件東西,幫助我們。他不能表達所以才拉你的書包。拜託您買個東西幫幫忙。』今天在台北的兩件事在我心中迴盪,電視新聞關於詐騙的報導歷歷在目,我狠下心的婉拒了。『先生!拜託您幫個忙嘛!這筆很好寫,才100元,這濕巾也很好用...』他母親的眼睛早已泛著淚光,兒子更是啞啞的苦著臉直點頭。『拜託啦!拜託!』我終究是掏出了100元,他母親的眼淚並沒有因此吞回去反而被叫了出來『謝謝你!謝謝』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台灣前陣子的經濟低落之故,詐騙集團、新騙財手法紛紛出籠,對於他人的信任實在愈來愈難拿捏,愛心很容易變成了他人的騙財工具,我開始在自己的愛心上放一把丈量之尺。對於這個社會的善與惡,真實與欺騙,我都還不太瞭解,現實社會裡處處充斥著謊言,什麼是真相?什麼人說的才是實話?為什麼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會逐漸消逝?還是讓我做個單純的小王子吧!我不必面對這社會的現實陰險,我可以好好呵護玫瑰花,我可以用心的眷養狐狸,我可以放鬆的欣賞落日......

>>>93.6.14聯合報 繽紛版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