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提過我負責今年校內文藝獎的徵文,收件後總算送評。

課指組的老師帶我將稿件送至通識中心,並委請通識中心主任尋找老師或作家進行評分。

通識中心主任待我們很好,親切的互動以及願意協助的熱情滿滿,讓我們很感動也很感謝。不過評分資料中,竟少了一份「評分總表」,主任要我盡快補上。

「我都會在,」主任對我說「可以直接拿來給我,要是不在,拿給外面的老師也行!」主任還很親切的說,需不需要留聯絡資訊,分機或是手機都可......。

我們是周一下班之前送的件,我週二上午就把評分總表做好並送進辦公室,詢問坐在主任辦公室外的老師:「你好,我要找主任,請問主任在嗎?」

我以為昨天來過,彼此應該都有印象,沒想到她猶豫了一會兒,說「主任.....不在」停頓半晌的口氣,讓我覺得怪怪的,而她又向坐在對面的老師眼睛打了暗號,像在詢問她的意見;對面的老師接收到暗號後搖了搖頭,她才堅定的看著我眼睛說「嗯!不在。」

我看著主任辦公室內的亮光,但不想多說什麼,一方面是因為我只是拿個評分總表,並不一定需要打擾主任;另方面是,這好像是一種標準程序,反正所有的官僚制度都是一層一層把關,除非你搞得天崩地裂,否則就是耐著性子,從小職員開始慢慢盧,盧到她願意幫你往上呈。

反正這只是小事,你看《不能沒有你》都惹到跳天橋了才得到關心。

我想到上次回竹中經驗分享時,走進教務處要找主任,處室內的職員也是這麼斬釘截鐵的告訴我「主任不在」,只是太巧的是,主任不久後就從後面現身了。

這次主任並沒有走出來,但我像是盯著主任辦公室上頭透出的燈光,就能接著聽到裡面傳出的聲音一樣。感覺很差。

「主任目前有客人」、「主任在忙,可能要先請你預約時間」等等的說詞,都比「主任不在」包裹著無數謊言的說詞,好太多了。

你們是什麼心態,官僚的心態,還是什麼?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