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學生會這一年,一直都是一個幕後角色,最近卸任前像是突然出現在幕前一樣,短短幾天內跑遍各個處室,兩個活動都是我頗有興趣的,做起來也頗有勁兒的。

其一是普仁崗文藝獎,看到獲獎作品誕生,我突然有種自己與文字很久沒連絡情感的羨慕感覺。

在博客來買了幾本書,圖書館的預約到館通知也寄到信箱,卻只能嘲笑自己太依賴電腦而少了閱讀;寫東西除了blog的三言兩語,就剩下越來越短的噗浪或臉書......

  全都變了。
  記憶再也無從依靠,所有的一切被重新載入......


我在一篇得獎作品裡讀到這段文字,他描寫原鄉與其遷變。

我想到的是另外一種感覺。

生活很豐富,以至於越來越少回家,久久一次家人碰面,有時候與上一次的記憶無法馬上接回。爸媽是不是又多了幾根白髮?弟妹是不是又比上次高了一些?有時候看到很久沒見媽媽的學生,更會懷疑自己會不會滯留太久忘了向前.....。打開行事曆,開始把暑假的日期一天天安上規劃,該玩的該學的該讀的......我聽到研究所的同學都稱老師為「老闆」。就要進入另一個世界了,我準備好迎接成長了嗎?


*   *   *


九把刀.jpg其二是,這屆學生會的最後一場演講活動,落到了我手中。

講者該找誰?我左詢賴聲川,右問九把刀,感謝學生會幹部的支持,弄到了一些經費,九把刀要來中原了!

  說出來會被嘲笑的夢想,才有實踐的價值
  --即使跌倒了,姿勢也會非常豪邁


當聯繫到的那一天,我幾乎是帶著炫耀的感覺像幹部們宣布這件事,然而懊惱的卻是,當天學校的所有大場地通通被借走了。我冒著冷汗找尋協助,大地點無從商量,講者時間卻又卡的死緊,最後勉為其難的借到一間「教室」。

在僅有網路小規模宣傳的情況下,開放報名半天內,已經有超過百人報名,而我借到的場地列席卻只有140,規劃了備案要做影音同步,還好轉播場地有了,講者也允許,如果報名人數超過400,意願調查超過半數,就要進行中原有史以來第一次非課程的影音同步。

感覺可以寫下一些歷史就很期待,就算跌倒也會非常豪邁吧!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