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十二點,回到了一週前離開的Knoxville, TN機場,接待家庭全員出動來接我,並到餐廳享用了一頓海鮮午餐。驅車一個半小時,回到了Kentucky,回到了鄉村簡樸的屋裡。Jacob邀我到戶外彈簧床上蹦跳,同時抱怨著這禮拜他有多無聊,半陰半晴的天空正飄著微小的雪片。
 
我在彈簧床上跳著,感覺再跳高些就能跳越過眼前的那座無名山丘。為期一週Boston, New York, Washington D.C.的探索之旅,讓我的心還停留在令人嘆為觀止的大城市,更讓我徹底覺得自己的渺小。我仍上下跳著,但仍跳不過眼前的山丘,也許使的勁還不足,也或許就像是這禮拜參訪的這三座大城市一般,永遠有讓你想跳更高、看更多的欲望。
 
現在,邀你與我一起跳,一起跳(眺)望這三座美國東岸最具指標性的大城市,一起開開眼界吧!
 
Boston, MA 波士頓,麻省
2006/3/18,晚上六點的飛機從田納西州(Tennessee)起飛,飛到密西根州(Michigan)的底特律(Detroit)機場轉機,機上做我身旁的是一位密希根大學的研究員,他說他主要研究環境科學,譬如「污染」就是他的研究領域,我們聊了半程的時間,他突然好奇的提問我關於台灣與中國關係的看法,我發覺這是只要有關心國際新聞的人一定過問的問題,我的回答一定只說這是政治問題,我不贊同獨立也不支持統一,維持現狀是比較好的作法。
 

從底特律轉機到波士頓,中間約有一小時空檔,我在這座有數百個登機口的國際機場裡閒晃,各處的告示牌上都有兩種語言,一是英文,另外是日文。亞洲世界中,中文使用人口是最大的,但告示牌上放的竟是日文,看了真不是滋味,但今天聽Felicia說美國股票市場中有半數為日本人投資,實在只能佩服,並期許身為使用中文的我們,更該更具國際化,別老讓美國人把日本當亞洲代表。

 

我們到達波士頓的飯店時,已是深夜十二點,帶領老師告訴我們明日的大致行程,我們也不拖拉的快上床。

    

早上九點多到達了波士頓最早開發的一區,這區的特色是木製建築,是最初英國一些造船的富有人士來開發的。我們跟著當地導遊走進巷內,再欣賞一系列雷同的建築後,他指著不遠處的兩棟大樓說:「波士頓人的三大興趣是運動、政治和報復,像左邊有一座較矮頂邊金色的大樓,他看起來似乎還沒建完,而事實上,它也的確設計得更高,但在那個時期,能夠有錢買高樓大廈的都是些極富有的律師,右邊那棟大樓便屬於富有律師的,所以當律師發現左邊大樓興建後,他在高樓上的眺望視野將被遮住,便開始與左邊大樓的建築者協商。又有錢、又是律師,不管是威脅或是妥協,左邊大樓的建築師只好建到一半便停工。但這口氣豈您吞到肚裡就算了呢?建築師便把頂樓漆上金色,今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每太陽升起,陽光灑在金色大樓上,刺眼的陽光變大剌剌的反射到律師的大樓上,這,就是『報復』。」

    

我們坐巴士到另一區,這條巷內都是高級住宅,因為離地下鐵及公園都僅步行距離,另外,也都是英式歷史性的建築,所以格外具價值,房價平均是四百萬至六百萬美金之間。這麼些高價房子付完款卻不包含停車位,市民須跟市政府購買停車證才能在這巷子兩旁停車。停車證價格便宜,對於能買這區房子的人來說根本不是問題,但糟糕的是,市政府每每售出停車證數為停車位數的五倍,所以大家便開玩笑稱這停車證為「尋車位許可(license for hunting)」。英式建築有個住宿習慣,一樓是廚房,因為熱氣上升的原理,所以在二樓的客廳與書房便能感受來自一樓的溫暖與香氣,三樓是主臥室,四樓則是僕人的房間。

    

往前走一小段路,到了一個由廿二個家庭組成的社區,環繞著一個公園,一個有柵欄還上鎖的公園。這公園最初只是塊沒有用的小山丘,廿二個家庭便決定合資買下這片空地建公園,因此,只又這廿二個家庭擁有進出公園的鎖匙。另外,這社區還有兩位作家的故居,其中一位正是<The Littke Woman>的作者故居。

    

再往前拐個彎,有一條街道"Acorn Street",特別註明了「私人街道 危險通路(Private Way Dangerous Passing)」,這條皆僅允許在街上的住戶開車使用,街上中央則有個「監視盒(Spy Box)」,兩面鏡子清楚的反射出所有經過的行人。

 

哈佛大學、舊市政廳......to be continued待續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