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歷史課已進入17世紀末至18世紀初(1867~1917),首先上到的主題是"US Foreign Policy",也不知是否今年有我在班上,老師的上課幻燈片除了以色列、伊拉克、伊朗、南韓(老師稱後三者『邪惡核心』Axis of Evil),還列了Taiwan,並與我在課堂中簡單討論。美國是個干涉主義(Interventionism)的國家,所以越南、以色列,以及現在還在駐兵的伊拉克都受美國「干涉」過,美言之叫做「協助該國」,這大是美國人總自視其高的原因吧?!
 
幻燈片上的Taiwan,老師要我稍微簡述美中台關係,我以我最基本的不周詳認知描述著「中國認為台灣屬於中國的一省份,但台灣領導者想要獨立,於是中國便以武器要脅,美國便出面叫雙方『calm down』..........」最後的結論是:「如果今天台灣與中國戰爭了,我們會怎麼做?」老師這麼問著全班。大家都很有難同當的回答:「要去救Jacky」
 
Whatever........我要的是和平............
 
接著上的主題是「西班牙與美國戰爭」(Spanish-American War),同時期William Randolph Hearst辦了<New York Journal>,與Joreph Pulitzer的<New Yok World>,兩報因競爭便以驚聳的標題與扣人心弦的描述,帶領著讀報者對於西班牙有著先入為主的成見,對西班牙更是恨的牙癢癢,最後在美國戰艦Maine爆炸,報紙在尚未全盤了解真相時,便列下了這麼個標題"Remember the Maine to Hell with Spain",大家便把Maine爆炸沉沒完全怪罪於西班牙,這場戰爭便正式開打!
 
作這種危言聳聽報導的媒體,便稱作"Yelow Journalism",這讓我完全想到了台灣的媒體,不正是"Yelow Journalism"嗎?
 
在學校每天其中一節下課十分鐘,我很習慣的跑到圖書館用網路看報紙關心台灣,統獨問題最近正打的精采熱烈,各大報記者的文筆一人比一人好,甚至有一篇的內容一句「中國對台飛彈增加」,我忍不住打電話問媽媽:台灣是不是要戰爭了?............從此我只打算看副刊............
 
媒體的筆利,政客的嘴髒,雙重重疊結果助長著"Yelow Journalism",一但這種新聞讀多了,便成了黃凡筆下的<躁鬱的國家>。
 
社會新聞也是敗壞社會風氣的一向源頭:一場車禍發生,現場不分傷勢輕重一律「血肉模糊」;一場不該擴大報導的殺人新聞,卻「狠狠的在身上捅了N刀」,清楚的讓這則新聞捅入你腦海.........。
 
記憶中台灣好像有個「媒體改造」協會還是什麼的,不知能有多大的力量改善媒體。看來不論如何,讀者的智慧顯得格外重要了!
 
上圖出自North Dakota State University,New York World, Feb. 18, 1898.,The classic issue of the Pulitzer's daily in the "Yellow Journalism" era.,點此連結。文中歷史知識若有錯誤,懇請不吝指正!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丰見思想
  • 很高興能夠來到你的部落格

    這裏真的是很有想法的園地

    你的文字也讓人回味再三

    我想 交換學生的生活

    一定很充實又難忘吧

    很開心能認識你

    我也會抽空來坐的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