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are you from?"
 
"I'm from Taiwan!"
 
"What? You tied one on?" ("tied one on" means somebody got drunk)
 
"Pardon? What's that mean?"
 
上星期的Camper camping時,一位和藹的老人跟我開玩笑說「Taiwan」聽起來像「tied one on」,他是Anna接待家庭的爺爺----Sylvester Duncan。我對他印象並不算特別深刻,不過tied one on卻讓我記憶猶新!而他在911四周年那天走了......
 
今天(9/13)晚上,我和接待家庭的媽媽弟弟妹妹一同前往教堂參加他的viewing(遺體供瞻仰)。我對於台灣葬禮的印象並不太好,雖然並沒有真正進入過那種場合,但也聽過從藍色帳篷裡擴音器傳來由葬儀社誦經團拿著麥克風為一位與他們毫無血緣關係者的嚎啕大哭生,似乎那種悲傷非要讓大眾知曉似的。
 
為避免失禮,我先問清楚了衣著及該注意的禮節。依著台灣習俗,我隨手抓了張紅紙塞進口袋,避免任何晦氣,同時也在經過詢問許可後帶著相機。
 
到了教堂,門口擺了兩張桌子,左邊放了一個做得像房子的箱子,寫著"In memory. Love gift, note.
or write"以及一些信紙與信封,供親友留言祝福﹔右邊放了純白的卡片和一本簽到簿,卡片封面印
著"Going Home",內頁印著他的照片、生日及葬禮流程。進入viewing,裡面坐著些許親友,衣服並不刻意,甚至紅色也不被避諱。遺體前方坐著他的內人和子女,左右方分別放置卡片及他的照片。
 
"Thank you for coming,他走得很安詳(我忘記他是如何表達的)"上回在camping時Anna接待家庭的一家之主是和藹老人的兒子,他緊握我的手說。
 
我愣了一會兒說"I'm sorry, I don't know what should I say."
 
"Let's OK! Thank you for coming! Appreciate!"
 
我並沒有因為這個場合而感到悲傷,倒是感受到他們的虔誠,人往生是Going Home,回到天國去,但永遠存在我們心中。這與中國佛教道教的前世今生和輪迴給人更正向與光明。
 
我接著把一旁他的照片瀏覽一便,這時卻有一股心酸感覺。我偶爾翻看自己兒時迄今的照片,有一種感覺叫做「成長」;這時看他從中年到老年的照片,從黑髮到白髮,從年輕力壯到老年孱弱......有一種感覺叫做「老化」。這是人生必經的階段,可以很平凡,更可以很精采。
 
林玫玲校長在《我家開戲院》簽書時提了「人生如戲,精采收場!」Sylvester Duncan的電影剛下檔,我的電影還在拍攝中呢!絕對是未上演先轟動,敬請期待吧!
 

FRESH THING IN THE U.S. (3)

「ㄘㄟˊ」是我們平時口語表示不削或「早已知道你說的」。美國版的「ㄘㄟˊ」是"Duh......"。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