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事情足以讓一個樂天分子憂鬱?

文學本身大概就帶著憂鬱本質,
所以人家才說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辭強說愁。

太煩躁了。
我向來可以平行多工處理多樣事情,
不敢說有條不紊,但至少都能完成且至少勉強說得過去。
一件事兩件事三件事,堆疊交雜錯綜;
是人事也是雜事,
當然攤在陽光下不見得比躲在烏雲裡更適合,
但半晴半陰的天空,更叫路人拿不拿傘都難做決定。

時間越進,越期待也越煩躁。
週四上飛機,當我離雲近一點,
可能會搞清楚那捉摸不定的天空,
到底要出什麼天氣。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