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地牛三不五時就甩甩身,新興的網路社交工具也隨著地震從震央往周遭傳送的當下,一則緊接著一則地發布地震訊息,彷彿就像是一種心理測驗,因為你周邊彼此都有感覺到地震發生,理所當然般,可以輕鬆的忽視它的發生。

921對大部分台灣人都殘留一陣傷痕,而傷痕的深淺也與成長背景有關;1999年我在台中縣大里市(今台中市大里區)的國小升上六年級,當年二月因為家裡需求搬家到了苗栗,但只因為再幾個月就驪歌輕唱,所以爸爸每天載著我到台中完成國小學業,同年九月就發生了921,當時苗栗的家只是停電而已,但老家周邊有傾倒的大樓,有店面變地下室的嚴重下陷,有突然隆起的馬路,有龜裂的操場,有....這些慘不忍睹的畫面是到921後好一陣子,爸爸載著我們到老家附近看朋友,也才到國小母校看了一下狀況。

我一直無法抹滅的畫面,是九月剛開學,母校的公布欄上貼滿了「我們的師長」介紹各班的老師,地震無情地奪走了幾位老師,時間倉促還來不及重新整理,學校只將罹難的老師照片一一撕下,照片後頭黏貼的膠水痕的纖維垂掛著,學生還沒和老師培養好感情就匆促的結束短暫的相識,我到大里市公所臨時搭起的靈堂悼念老師,那裏的氣味大概是我成長階段最接近死亡的一次。

高中的時候,南亞的海嘯在高三學測倒數階段發生,那時高三生壓力特大,每天放學在學校附近吃了飯盒又回學校念書;新聞台沒日沒夜的播送著南亞傳來的最新消息,我們片片段段的看著這些新聞,拼湊事件發生地當下,直納悶:要是發生在台灣,我們還考不考學測啊?

人生,他到底要我們完成什麼?這看起來很哲學甚至平常不想浪費時間怠惰的問題,現在地牛一動我就會停下來半晌,FB上一則一則「有地震?!」的訊息在眼裡看起來諷刺又恐懼,好像他只要再用力搖一下,就會輕鬆地把我帶走,而我們還在這一刻,對著臉書po上一則眾所皆知的訊息而已。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