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t_1342777841089「晴晴啊?我是奶奶啊,我好想你喔......。」

雙人病房隔壁床的爺爺,他的老伴今天接到第三通電話。奶奶跟子女們講著躺在病床上的爸爸身體狀況,爺爺緊接著跟孫女晴晴打招呼,話沒說幾句,呵呵呵呵的笑聲,穿透兩張病床間的布簾,我彷彿看見他憔悴的臉,愁眉總算打開。

上個月我短暫的住院72小時,隔壁床住了個退伍老兵;我第一天晚上住進病房,布簾總是拉著,直到洗澡時經過他的病床,才透過隙縫看見爺爺;他的小兒子在一旁陪伴,我透過聲音知道,爺爺正在換尿片,或是爺爺想要坐起身。第二天早上,布簾拉開了,爺爺看到有新鄰居,用一口濃厚的大陸口音開心地打招呼「你在當兵啦?」我直說還在念研究所,但爺爺好像認定我這年紀的男生看起來就像是該為國效命,不久之後他又重新地問了一樣的問題。

他的小兒子怕會打擾到我,把布簾拉了回去。小兒子很孝順,爺爺的輕微失智以至於一些同樣的問題需要回答好多遍,不過爺爺對小兒子很客氣,好像男人跟男人間習慣性的相敬,父子間的感情即使強烈卻又不願顯露出來,爺爺也不時要他「出去走走啊」就怕年輕人待在醫院太無聊。

第二天午後,奶奶到了醫院接班,因為小兒子要去喝喜酒,一樣拉著的布簾,傳出來的對話模式開始有了戲劇性的轉變。「你要給我錢啊!」『住院要用到什麼錢?上次給你的5000塊你放去哪裡了?』「身上要有錢啊!沒有錢像話嗎?」『需要的時候我會付,你住院幹嘛要拿錢』對於小兒子的客氣,老婆身上則是另一個故事,彷彿是鬥嘴,又像是多年的老夫妻,就算到了醫院的床頭還在吵。

晚上,小女兒來探病了,爺爺細細碎碎的抱怨,女兒則不斷安撫「把拔你是上校啊!他們對你很好…….」也許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抱抱安撫就像麵包撒上糖霜,即使發酵過程不夠完美,也能甜甜香香。

第三天,一陣小小的騷動,先是在奶奶離開買報紙時,爺爺突然跌下床,雖然他只是笑笑的,但卻把所有護士嚇壞了,也因此爺爺被禁足,整天都得待在床上,一直到晚上才能讓奶奶牽著在病房間走路活動筋骨;也許躺整天悶壞了,他彷彿想起了一些歷史抗戰,又是抱怨醫院,又是抱怨政府,奶奶與他的鬥嘴當然因此更加爆裂,奶奶攙扶著他的手,一邊鬥嘴一邊走,當年的上校靈魂湧出,批護士有問題,批醫院有問題,批到累了才躺回床上。

小兒子晚間又打了電話來,確認父親是否安好,女兒也打了電話來關心,還讓他們的孫女晴晴接電話;晴晴把累壞的兩個老人家逗得哈哈笑,彷彿一整天的疲累早已消逝;兩人的笑聲很窩心,一種父母聽到子女的笑聲,期盼與安定混合其中,總是說著你們忙不要來,但總是過於喜悅的見到子女。

電話掛上之後,又是兩老下一輪鬥嘴的開始,而家庭的幸福感在電話的兩端牽繫著,我也在布簾的另一端感受到了。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vitoria
  • 你的文筆不錯喔
  • 謝謝!

    sincerexie 於 2012/09/08 10:18 回覆

  • 訪客
  • 幾年來都很喜歡你的文字 總是讓人感動 謝謝你
  • 訪客
  • 雖然只是淡淡的故事淡淡的感觸
    你的文筆卻想讓人一直看下去
    我明明就是有要緊的事~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