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班的班刊製作完成一陣子,因為彩色印刷且數量極少,所以造價頗高,區區七十八頁要價650元,身為主編,我期待大家會喜歡,但價格因素,實在不好問有沒有人想買,不過,班上有同學且封面人物的夏老大(雖然我們用班費送他一本)都主動提起想珍藏,實在令人窩心。下過心血的東西格外珍貴。

真正的故事,現在才開始....
昨天我第三回到影印店「再版」班刊,老闆娘也對我頗有印象了。

老闆娘談吐直率,我原本專心的盯著電腦控制印表機,她突然問我:「你當時考大學時......」接著便開始述說著他有個現在要考大學的兒子,就讀中壢高中,二類組,「他成績還不錯,不過都是小範圍不錯,一到大範圍他就考得很慘,他就缺乏統整的能力......」

她也說著她老公一直期許她兒子考到交大,「不過我不想給我兒子那麼大的壓力,天又沒塌下來,要過得開心,而且上大學......」她說著問我上公私立大學排名的一些問題,我只說「人生是看終點,大學是其中一個歷程。」我倒也不是要安慰她或安慰自己,畢竟我現在已無法重回高三、指考,不如把握當下努力。

接著她又問起高三時我怎麼讀書,「我兒子每天去K書中心,晚上大概九點十點回家,你呢?」我說我都在學校待到十一點才回家,「喔?這麼晚?你是讀私立學校嗎?」噢!不是,我在新竹讀書,我讀竹中「你新竹高中?」她又以驚訝的聲音再問一次,我點點頭「那你考得不好耶!新竹高中唷!新竹高中應該考到公立大學呀!我姪子以前也讀新竹高中......」我覺得她賞了我兩巴掌。

「那你當時沒有好好讀書?」我追朔起兩年前的那段時間,我沒認真嗎?我沒努力嗎?「還是你也不太會統整?」我會統整吧!我不擅長考試吧?我.....

我沒多再回答,我也不想再回答。

她接著回到自己兒子身上,「每天看到他晚上回到家在書桌前『杜估』(睡覺),我就叫他趕快上床睡覺,有時候想問他在K書中心有沒有讀書,就怕他在那邊都沒讀,啊想問他,又怕他臉色不好看,給他太多壓力。每天回家都會偷偷看他臉色,看他今天有沒有開心,你那時候父母會這樣嗎?......你父母也給你很大的期許吧?」天下父母心,我突然想起高三時,班導請學長回來跟我們講話,學長說:「大學考到哪都一樣,看你有沒有努力啦!只是,你考上好大學,你的父母出去會比較抬頭挺胸啦!」

我突然想笑。好笑的有點心痛。

我步出影印店,有點恍神。我想起上學期期末,一位高中老師寫了封信給我,直接寄到了學校宿舍,對我充滿期許,也建議我「也許可以轉學考,清交有較好的資源」;我也想起那時考完大學後,我說我上中原資工,大家對我有諸多褒獎,我卻想說:你們何苦做作呢?我又想到曾經在竹中校園裡,有個同學對另一個同學說:「我們看不起○○高中(錄取成績較低的學校)的學生就像建中看不起我們一樣。」

究竟誰看不起誰?還是心裡的那個魔鬼吧!

我仍忠信,人生是看終點的。


(呼應evilmango『有笑容嗎?』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lenchang1006
  • 我相信聰明的人不一定會考試,而會考試的人也不一定是聰明的,聰明在這個社會只是說這台機器是否能應付各種考試。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