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星期德國之旅畫下尾聲,我離開後,Michael與弟妹便準備與童軍團前往瑞士,參加學期露營,Michael的爸媽也準備前進波蘭旅行。

在德國期間,我在讀《歷史學家》,是一本關於吸血鬼的故事,故事背景在冷戰時期的歐洲。故事中的主角父親在走進蘇菲亞大教堂後寫道:「回顧那一刻,我知道我埋首書堆太久,大學窄小的環境心不斷壓縮。忽然進入這座拜占庭大建築--歷史的一大奇蹟--我的靈魂跳脫出所有的侷限。從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不論發生什麼事,我再也不可能回到從前的小格局。我要追隨人生向上提升,跟它一起想外擴張,就像這片無比廣大的室內空間,不斷向上向外膨脹。」(179頁)
讀到這句話時,我全身顫了一下:這不是在寫我嗎?就是那種心被拉開的感覺!

今晚參與媽媽的讀書會,杜老師分享大前研一《旅行與人生的奧義》:「要懂得用自己的眼睛去觀察。......都已經到國外旅遊了,就應該要多放一點興趣在活生生的人身上,不要老是去觀光景點和外國人擦身而過,而是去看看超市之類的地方,或是跑到小巷子裡去迷路看看,這樣應該可以看見當地居民真正的生活、看看他們會因為什麼事感到幸福、感到快樂。......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也是旅遊的一大樂趣。不要只等著別人來找你講話,要自己出聲和對方交談。請以你無窮的好奇心問對方各種問題,這同時也是培養人脈的基本動作。即使你對外文沒什麼自信,只要再加上肢體語言,絕對足以和對方溝通。」(自序)

這是我的第二次出國旅行,也是第一次(半)自助旅行,這趟旅程由於借宿在德國同學家,感覺就像是住進接待家庭,能夠比較深入的與德國人相處;我也試著在獨自出遊的布萊梅與漢堡旅程中與陌生人談話,也許只是問個路,尋找一個景點,但都是一個難得與外國人交流的機會。我比較懊悔的是沒有拍張照互留個e-mail。

讀書會裡的小蜜蜂老師也與我分享泰戈爾所說:「旅客須遍叩每一扇遠方的門,才能回到他自己的(心)門;人要在外面到處漂流,最後才能走到最深的生命内殿。(The traveller has to knock at every alien door to come to his own, and one has to wander through all the outer worlds to reach the innermost shrine at the end.)」(小蜜蜂童詩小步舞曲>泰戈爾頌歌集

這個感覺像是之前在聯合報讀到張雍寫的《旅行沒有終點》:每一次的旅行,背包總是沉重,不過只是簡單的換洗衣物,基本的盥洗用具而已,經過幾次旅行我開始發現,背包沉重的原因———似乎是我放了太多太多想問自己的問題在裡面;從一座城市帶到另一座城市;每一次的觀看,也是一再地向自我內在的審視,原來在地球的另一端,時差十幾個小時的地方,人們是如此地生活著,驚奇的感覺從不曾間斷,不只是對眼前所目睹的點點滴滴感到驚奇,那種與自己過往生命經驗中所經歷過的種種,相互對照下所產生的驚奇感受,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張雍◎旅行沒有終點

我的旅行後記竟然自己沒寫幾句話,不過,引用的這些話代表著我這趟旅程中的一些感受,以及期許自己在下一趟旅程,能更用心靈感受的地方。

期待下一趟旅程的展開。




↑與Michael的每一個家人合照。



↑回台的飛機上,特別點了瓶紅酒,聽說晚餐後一杯對心臟很好。

全系列完The End

更多照片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