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出版為龍應台新書《請用文明來說服我》舉辦新書座談會,並特別與博客來網路書店合辦上網留言發表對於書中《今天這一課:品格》的意見或感想,將有三十位讀者被選出與龍應台面對面座談(見博客來網友Talk),很興奮我成為其中一名獲選的幸運兒。

座談會在星期六(8/19)舉行,我與媽媽弟弟十點從苗栗出發,到台北用過午餐後便入場了。當初因為知道這場座談會大眾可以報名參加,我便以為博客來的活動雖獲選,但其實也須與報名大眾一起擠入會場。直到現場報到處,獲選並會到場的十六位讀者有特製名牌,並於演講前進入龍應台的會客室,先單獨會面!這種機會真是千載難逢(清華大學的學生有她的課可以修,真令人羨慕),龍老師(我以為該稱她教授,但在場人都稱她老師)先與大家互相認識,她的細心真令人感動:她手拿名單,一一讀著十六位讀者的大名,詢問「客從何來?」;說到我時,她說:「我對苗栗特有感情!我小學時曾在苑裡國小讀書!」

除了演講前可以零距離目睹她的丰采,進場時,我們有最靠近講台的座位與桌子;今天的主持人是曾志朗,他先以自己在韓國感受到該國如何惜才愛才的經驗開場,接著,毫無預警的,我們十六位「來賓」竟要自我介紹,我由於毫無準備,外加緊張,拿著麥克風發抖,簡短的說起與龍應台的第一篇文字邂逅是在竹中圖資社時讀的「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不過接著龍應台的演講才是重點。

龍應台的開場大概不曾有其他作者做過,他先詢問是否有老人家與殘疾人士沒有座位,並請年輕人讓座。接著,首先談的事,今天(8/20)大家在每份報紙都一定看到了!關於施明德發起一人一百元推動罷免總統的活動,龍應台並沒有捐款。她說,她非常尊敬施明德,但,她不支持走上街頭。在權威時代,人民因沒有選票,才需用上街頭來表達自己的心聲,但現在可是民主時代!那大家是否得等到下次大選?龍應台說,這得讓陳水扁自己思考面對歷史,看他「這輩子能不能讓他的孩子清清白白地在台灣走下去」。另外,王世堅之前說「施明德二十年前就該被國民黨槍斃」等這樣挑釁的言論,他應該在施明德面前跪拜求饒。

龍應台說,她曾給許多人寫公開信,包含胡錦濤、李登輝,但在寫《今天這一課:品格》時,定位的並非「寫給陳水扁的公開信」,因為陳水扁不夠資格,所以這篇文章其實要寫給大眾的。無論是施明德的一百元或這篇文章,龍應台認為不是以罷免「成功」為目標,而是在這罷免的「過程」中,健全台灣的民主制度,提昇大眾的民主素養。

在提問時間,有位在做marketing的仁兄要為台灣弱勢地區的學生請求龍應台為文能以更簡單的文字,讓偏遠地區的學生雖資源較不足,但仍能讀懂她的文字;但另一位在中國青藏交流的學生卻反駁,她在那兒看見有人很努力的閱讀龍應台的文字,他們的母語是藏語,卻肯用心的想要體會龍應台文字裡頭文明的力量。龍應台便做了個比較:中國的思想鉗制,像極了十多年前的台灣,於是可望向上的學子,更加努力願意閱讀這樣東西,因為,他們在字裡行間看到了文明與希望;而近幾年的台灣,是否開始「擁抱膚淺」?

一位教詩詞吟唱的老先生,提了個「本土該如何定義?」龍應台回答,本土其實是很好的東西,就像那些古典詩詞;然而,有心政客把它加入政治,加入意識形態,變成了可怕的東西。有人提問為何龍應台要為中國寫文章?就像當時冰點問題,大陸思想的鉗制,不僅區區一份冰點因言論而停刊,可能各地有許多報紙或網站,每天都被中國官方限制著。龍應台則答,當她寫關於中國的文章時,不是以兩岸問題角度為文,而是以一種全球觀點。中國在亞洲像是一艘巨艇,在一旁的許多國家,包含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等等都像是一葉扁舟,華人世界是可以互相關心的。

另外,有一位十歲小四的弟弟提問面臨抉擇時,該如何拿捏?龍應台舉她在北市做文化局長時的例子:以歷史為縱座標,國際為橫座標,考量時在歷史中「找同儕」,吸取相關經驗,並配合國際化需求,做出最佳判斷。也值得一提的事,場內有位先生來鬧場,對著龍應台與全場叫囂,這就個極不文明的例子。文明的基本定義就是:你可以不接受我的言論,但你必須尊重我!

今天的座談受益良多,更開心認識了三位有志一同的大學生,大家一起為台灣的未來加油吧!如果你不看陳水扁,其實台灣這地方很美好。龍應台還玩笑似的說:美國兩百多年來的民主,都可以選出布希這樣的總統,台灣有陳水扁..........

週六晚上,我們夜宿台北,而我正為周日卡在一起的四個活動掙扎:中原竹友會在竹中辦迎新、交換學生有位日本同學訪台要一同出遊、洪蘭與曾志朗在富邦講堂演講《見人見智》、侯文詠與蔡岳勳在金石堂信義店談《白色巨塔》。最後撇去兩項,妥協的作法:母親聽洪蘭與曾志朗的演講,我聽侯文詠與蔡岳勳對談,再交換心得。

我邀了周六在龍應台演講上認識的一位淡大中文系同學同行侯文詠與蔡岳勳(《白色巨塔》導演)的對談。兩點的演講,我們十一點多就抵達金石堂信義店,門口人滿為患,我以為大眾對藝文活動熱情度不輸給藝人的簽唱會,走近點兒才知道,這些人士在排隊購買金石堂隔壁的一家麵店的美食,我還頭一次見到有麵店買午餐要拿號碼牌的;這可不是新開幕特價,而不知他有哪項祖傳美食功力,好吃的名揚四海,還曾有紐約時報的報導耶!

《白色巨塔》是我四年前讀的小說,最近又再度ㄏㄤ起來,莫過於改拍成電視劇。在戲劇尾端,都會聽到節錄的一段「醫師誓詞」,以下是世界醫學協會一九四八年日內瓦大會採用全文:

         准許我進入醫業時:

         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
         我將要給我的師長應有的崇敬及感戴;
         我將要憑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
         病人的健康應為我的首要的顧念:
         我將要尊重所寄託給我的秘密;
         我將要盡我的力量維護醫業的榮譽和高尚的傳統;
         我的同業應視為我的手足;
         我將不容許有任何宗教,國籍,種族,政見或地位的考慮介於我的職責和病人間;
         我將要盡可能地維護人的生命,自從受胎時起;即使在威脅之下,我將不運用我的醫學知識去違反人道。
         我鄭重地,自主地並且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的約定。

但在電視劇的節錄中,卻忽略了「給我的師長應有的崇敬及感戴」,侯文詠拋出了這個問題,是否蘇怡華太囂張不夠尊敬唐國泰或徐大明?為何這段文字要跳過尊敬師長?還是這在醫院的現實環境裡並不受用?

侯文詠與蔡岳勳都說,白色巨塔是一部要談人性的電視劇,蔡導最初對此的設定就是「人生其實是一場騙局」為主軸,而侯文詠在書中,蘇怡華是從地下室進入故事中,而結尾,他在巨塔的最頂端,光環最絢麗之處哭泣。蘇怡華得到了許多名利,但卻失去了更多更多。

座談會中,討論到了選擇角色的部份。我在看白色巨塔時,覺得言承旭的外型與年紀飾演蘇怡華,感覺缺了點味道,畢竟蘇怡華是一位三四十歲的醫生。不過侯文詠說,當初有許多的顧慮,不僅是商業靠考量,同時,台灣是否可以舉一位三四十歲的演員能夠接下這個角色的?台灣的演藝事業似乎有個十多年的斷層,大部分的戲劇都以現實商業為考量,簡單的肥皂愛情劇而無深度,造就不出許多成功演員。導演蔡岳勳也說:「我有電視台工作的朋友,現在都是很ㄏㄤ的電視台的監製,他們說:『台灣的觀眾像土狗,你餵羊飼料給他們吃,他們是不懂得品嚐的。』」因此你可以看到前幾年,老掉牙的婆媳劇、一成不變的愛情劇、破壞風氣的黑道流氓劇在台灣瘋狂受流行,這該如何培養好的演員?

至於侯文詠為什麼會找蔡岳勳拍呢?侯文詠說,十多年的醫生經驗,讓他做事變得更加理性,畢竟你到醫院開刀時,如果醫師告訴你「你好,我很會寫文章,我很浪漫。」你大概會希望換一位較不浪漫且果斷權威的醫師。而當他帶蔡岳勳夫妻參觀加護病房時,侯文詠以專業醫師的角度理性向他們解釋著病人「這位可能是腦部問題,這位可能是心臟問題」,參觀後,蔡導演與他妻子便在醫院抱頭痛哭,他們感覺到人生無常;蔡導能感性的站在病人與病人的家屬立場來製作《白色巨塔》,與侯文詠醫生的理性有互補的效果!

有位醫學院的學生提問,如何在白色巨塔內的黑暗保持快樂?侯文詠舉她當年當總醫師時,底下的一位住院醫師失戀,整天穿著同一件白袍,裡頭放香菸,常蹲在急診室門口,渙散無神的叼著菸,整個人down到谷底,很不快樂。但醫院突然接到一個急診case,那要作C.P.R.的緊急case,一通知那位失戀的醫師準備急救手續,他整個人就重生似的準備急救,用心的為病人生命把關,精神振奮與剛剛判若兩人;但急救後,病人從急診推進加護病房,那位失戀醫師又回到渙散神情,叼起香菸。侯文詠便過去問他:「你覺不覺得,剛剛是你這陣子最快樂的時刻?」那位失戀醫師便想了想回答「不去想那女人就都很快樂啦!」所以,幫助別人是很快樂的!幾年後,那位失戀醫師跟侯文詠連絡,他突然發覺,其實我們每次都想是在幫助別人,其實,也是在幫我們自己。你若每天都在幫你自己,便會很快樂!

兩小時的對談聽得很盡興,可惜我記下的不多,簡短以上與大家分享。

有一點小抱怨:金石堂信義店今天請來的那位主持人真有「特色」:每每提問後,侯文詠與蔡岳勳的答覆,她都做了過長的自己的注解與觀感,主持人的轉折顯得多餘而冗長;結束後「招呼大家來簽名」更顯得低俗,甚至忽略了蔡導演,讓今天的講座有減分的效果。

《危險心靈》危險語錄10                   

●我只是想要讀書讀得快樂一點;爸爸媽媽只是想要結婚結得快樂一點;詹老師想要教數學教得快樂一點;沈韋想要生病生得快樂一點;高偉琦想要賺錢賺得快樂一點,至於艾莉,她想要......反正她也是想要快樂一點。為什麼,大家要尋找快樂的過程中,都那麼的不快樂?

---謝政傑,第十集
 

●彭老師,你真得很年輕。只有很年輕才會憤世嫉俗,也只有很年輕,才會一坐到人家旁邊就說我直說了喔!

---詹老師,第十集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雲勻
  • 哈哈!原來世界這麼小...<br />
    你認識的人,<br />
    是我朋友─筱容的over團之中的一員──沈春其〈豆豆〉<br />
    恭喜你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br />
    豆豆,他期末才做龍應台的報告,<br />
    沒想到他這麼快就可以和本尊相見^ ^<br />
  • 謝謝你寄給我照片啦<br />
    看來台灣依然是個可以生存的好地方<br />
    有個充實的週末<br />
    真不錯<br />
    希望你也是
  • elithson
  • 說來汗顏<br />
    我並沒有接觸過龍應台的書<br />
    不過看了你的紀錄以後<br />
    我有些興趣了^^
  • miloman
  • 在北部唸書的福分,就是可以有很多管道接觸這些台灣第一流的人物的各種<br />
    演講、新書會、座談會。當初選了高雄唸書的我,很可惜就離這些有段距<br />
    離。在北部的人應該好好珍惜呢。<br />
    <br />
    偶然來訪,看到你和我是相似而不同方向的路,我是小時候從苗栗搬到台<br />
    中,你是從台中搬回苗栗,有種熟悉感。<br />
    <br />
    祝福你。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