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要說明寫下這篇的環境:我在一間六人的宿舍裡,由於這堂乙班沒課,所以甲班的同學不在,剩四位乙班的同學外加三位同學的同學。

我坐在第四個位子,第三個位子之前在絲路還是魔獸,第五個位子很認真的NBA,我鬧中取靜的帶著耳機,設法壓過四台音響傳出電玩激烈的聲音,打開聯合新聞網,打發一下時間。

怪了!我不知為何就是對電玩起不了興趣,迄今的電玩資歷還停留在超級瑪莉,好像只破到第二關的樣子......

關於電玩這玩意兒,我充滿好奇(它哪裡好玩?)大概就像是去年在美國,接待弟弟充滿好奇的問我:書到底有什麼好看的?

《危險心靈》危險語錄23                   

●這是我大學時期發動罷課的報導。大學時,我跟幾位同學把系主任趕走,我們嫌系主任太過古板,固執,不認真教書。最後,我們把系主任搞走了,連帶的所長也走了,我們贏了。......但我們也輸了,大學畢業,分發的時候,我筆試都通過了,但面試卻考了三年。......我罷課的紀錄一直跟著我,反觀那些乖乖讀書的,不是早就當了老師,要不就是出國的出國。所以,到最後我也漸漸學會保護自己,變成你所謂的變膽小,變妥協,變老......

---詹老師,第二十六集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故雖有名馬,祗辱於奴隸人之手,駢死於槽櫪之間...

---韓愈的雜說四,第二十七集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