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的奶奶今年已高齡96歲,她的一打孩子中有三位已先離她而去,剩下的九位孩子也都是做爺爺奶奶的年紀了。她獨自住在雙層樓共五十坪的大房子,敞開大門,一眼望去是千坪以上的草皮,一間牛舍與一間雞舍,以及數十頭牛在廣大的草皮上遊走。
 
一位已過耄耋之年的老人獨居在大房子裡,陪伴她的只有那空房間和沒人睡的床鋪,整牆的照片是她心靈的唯一慰藉。她常會邀她的孫子帶著她的曾孫來家裡過夜,但大家都忙碌於事業,只有節日或假期才有機會抽空拜訪她。
 
Felicia昨晚(12/27)下班後便帶著Jacob、Jessica和我前去拜訪並過夜,我們抵達時已是晚上十點,已是她的休息時間了,我們沒有多聊便各自就寢。我雖一會兒就入睡,但半夜三點多因內急醒來,之後便輾轉難眠;我閉著眼翻來覆去,東想西想,大腦像電影製造機般放映著我的幻想曲,直到四點多,聽到連著八回的雞啼,讓我串聯憶起高三之前的假日(只發生在沒有壓力的假日),我常會五六點間突然醒來,聽公雞啼叫,聞一聞新鮮空氣,然後又賴回床上睡著。這串聯果然奏效的讓我在聽完雞啼後回到睡眠。等到下回眼睛睜開時,陽光正打在我臉上(唉...怎麼還不下雪?),已經是中午了,我們在吃早/午餐前先餵了一隻特別被喜愛的母牛。為什麼說她「特別被喜愛」呢?她是牛群中的唯一黑牛,也是唯一有名字的,也是我們用餐前唯一餵食的一隻,真好命呀她!
 
用餐後,我們到雞舍取雞蛋,有兩顆母雞才剛下的蛋呢!握在手心裡暖和暖和的,看著雞隻每走一步頭就頓一下,看得頗有興味,令人會心一笑。曾祖母有個女兒住在她家附近,開車僅需兩分鐘,也巧來訪,或者說有目的來訪:她來為曾祖母送牛飼料。
 
她找了我和Jacob幫忙,一包七磅左右(三公斤多)的飼料,她老人家先搬了一袋,我看她上氣不接下氣的模樣真是心疼,便趕緊接過手,把三袋放入小穀倉中,大公告成!我並沒有太累,但她仍還在喘氣"我的背...."。嗯!年輕真好!
 
天上的雲朵移動速度頓時增快,接著就是風雨交加,她(曾祖母的女兒)突然想起家中有一些飼料堆在門口,雖然有遮簷,但仍怕濕掉,便再度邀請我們到她家協助,把飼料搬進家裡頭。坐進她的小貨車裡,很不舒服,髒亂是最打擾我的環境因素之一,不過既來之則安之,反正也只是兩分鐘路程。貨車裡播撥的錄音帶是獨唱,沒想到竟是她的錄音,我覺得頗有趣;小時候我也喜歡這樣,自己錄音自己聽,電台DJ迄今仍是我的夢想群中的一個。
 
到了她家,她所謂「一些飼料堆在門口」是「十來包飼料」,我來回十來趟搬完,又陪她到她的雞舍餵雞,她取了十來顆新鮮雞蛋當作感謝協助。我不禁疑惑她的兒女都跑到哪去啊?這該是個老人家的生活嗎?我們今天若沒來,難不成她老人家自己搬十來包飼料呀?抑或這是她所喜愛的田園生活?
 
回到曾祖母家後,漸漸又撥雲見日了,曾祖母的一位曾孫女固定來幫她餵牛群,我與Jacob也做了最簡單的協助。天黑之前,Jess來帶我與Jacob回家,Felicia與Jessica則多陪曾祖母一夜。
 
每個人都有年老的一天,我們會如何期待自己的子女對待我們呢?世界上兩件事不能等--一件是行善,另一件是行孝!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lake
  • Jacky, 今年的最後一天,聊聊吧! GMT+8的中午十一點多,我在線上等著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