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註冊,同時可辦理就學貸款。

九月初我就先找了一天上中壢完成了大部分手續,當時辦理的小姐告訴我,就學貸款剩餘無法貸的部份,註冊當天再繳;我當時連問兩次可否先繳,因為以台灣近年經濟水準而言,錢只拿來玩政治,物價拼命漲但老百姓的薪水沒漲,這般景氣肯定很多人要辦就學貸款,我不希望浪費時間,但他卻執意告訴我,當天銀行會到學校來收,註冊當天繳。

我走進資工系的註冊處,這裡其實頗有效率的前進收款,除了教官關心幾位不想參加迎新宿營的同學,不停問原因且設法說服他參加時浪費些時間,其他都很順暢的前進。直到要收註冊單據時,我便告知要辦就學貸款的來龍去脈,學長說必須先到樓下繳款。

一間約五十坪大的視聽室當作就學貸款的辦理中心,百餘人的隊伍像條龍似的在視聽室外排成U字型,視廳室內兩條或是三條凌亂的隊伍;等我好不容易排了半小時的隊進入到視聽室,一位學長指著個繳費台說我到那兒繳費,繳完費另一位學長告訴我這兒蓋章,這裡有兩條路線,隊伍是插在一起的,我走到那位蓋章小姐前正要伸手遞出單子,兩位同學起身走來告訴我「要排隊唷」,接著指向四五十位坐在視聽教室裡的同學「那些人都在排」,我說是那位學長要我來此蓋章,接著又來了幾位同學說「我們也是等蓋章呀」,我大概了解情況,便去那四五十人後排隊。

又是半小時過去,眼見已經十點半,我開時急了,浪費一小時生命在排隊,根本不是人多或少問題,而是效率問題,一個沒有效率的團體,他即使只要辦理你一個人的業務,也是慢吞吞無效率。

很快就證明我這話是對的。又等了近半小時,四五十人的隊伍似乎沒有消化多少,我們的前進速度簡直比高速公路失事時的走走停停還慢。一會兒後,一位家長找了位某處室的高官過來協調,協調後的結果增進了效率,但卻造成一堆人依之前的原本隊伍排而現在卻必須重排,換句話說,就是許多原本依他們舊法指示前進的同學,已經快完成手續,而現在又必須多排一次隊。很不幸,我在其中,而且還是第二個。

怒氣的累積就像火山裡的岩漿到一定時間肯定會爆出來,我全身發著抖在裡頭罵,像個壞人似的;可是好像這些作官收款的只怕壞人?

她馬上從我手中拿走單子馬上處裡蓋章,這種時候,才出現效率。

蓋章,花了我一小時,你說這團隊有效率可言嗎?事前的路線規劃沒做好,毫無思路的處理這辦理程序。每個團體都是大社會的縮影,一個沒能力的領導人帶領出來就是殘缺不齊的團隊。

《危險心靈》危險語錄18                   

●唉...我才說要重新開始,但是這個開始怪怪的。國文老師上課看不到我舉手,理化老師跟我說隨便我上課做什麼,班長跟我說,她是班長,不管椅子。我好像隱形人...!艾莉是隱形人,高偉琦是隱形人,沈韋是隱形人...我也是隱形人...只要和大家不同的人,通通都是隱形人...

---謝政傑,第二十二集
 

 

 

 

●我們浪費那麼多時間,在教育裡面爭辯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其實,教育就是那麼簡單。哪怕只要一點點的關愛,啟發。只要五分鐘,學生也能深深地感受得到。

---謝政傑,第二十二集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