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6-26 (7).JPG 憶聲科技文教基金會每個月底的周六都在中原大學舉辦一場講座。這次邀請到的是--吳祥輝。

吳祥輝高中畢業那一年以《拒絕聯考的小子》聞名全台,不過我是因為《芬蘭驚豔》開始認識這位作家,再順著他的介紹,當過政治「公關」,編過民進周刊,才知道那個時常耳聞的「拒絕聯考的小子」,就是他呀!

吳祥輝大部分都讓我覺得很文如其人--例如我在讀《芬蘭驚豔》時有時候贊同他的觀點,有時候覺得他幹嘛又要突然扯政治;有時候很喜歡這位作家,有時候又覺得莫名其妙--這一點在聽講時有充分感受到,而他鋒芒的銳氣在現場有些許聽眾聽了一小段便被「刺傷」而先離席。

而不文如其人的有二,首先我以為他很有幽默感(但現場真的沒什麼笑點),再者我以為他是一個不算年紀大的講者(但現場我總覺得他是用吟唱的方式演講)。

我鮮少這般「刻畫」我對講者內容以外的感受,不可否認的,他太有自己的風格,雖然臭屁臭得半天高,但卻又有臭得理由,告退政治圈回到作家身分,寫芬蘭驚豔像在做田野調查一般用心,只要是國家書寫三書的讀者都一定能感受到,他不只比自己的經驗,更拿歷史拿文化說服你告訴你,借鏡歐洲,放眼天下,但深究的卻是台灣。

演講中我有幾段蠻喜歡的。

首先是台灣之光王建民。大家都愛他,因為他是台灣之光。就好比現在的盧彥勳一樣,透過媒體的放大放大放大。不過焦點是,王建民雖然厲害,但我們是否有想過這麼優秀的棒球選手為什麼不是在台灣而是在美國大聯盟?套一句成語來說,這叫做楚材晉用,你說是不是?

再來是教育態度,台灣人為什麼怕英文?因為怕說錯。為什麼怕說錯,因為根據我們所有學習的經驗,錯,就扣分。如果老外操著不標準的中文跟你說「怎麼中壢去?」你會搖頭裝不懂,還是會反問他說:「你是要說『怎麼去中壢?』嗎?」如果你會反問他,那當你學英文說錯時,外國人也會是一樣的反應,不過外國人敢,因為他們的文化讓他們不怕錯。而我們,要拋開錯就扣分的「歷史傷痕」,然後想想外國人說中文,就不用怕英文了。

最後,是教禮貌。台灣的禮貌教育做得好,我們從國小學公民與道德之類的東西就很清楚,看到長輩要問好之類的。不過當跟歐洲人這麼說時,歐洲人倒是好奇,「為什麼要教禮貌?」校長走來,主動跟小朋友打招呼,誰規定一定要晚輩向長輩問好才行?而長輩主動了,晚輩不就學起來了嗎?

wu.jpg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ing
  • 說的好!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